现金贷临鼎科技变更相似名股东去杨晓临化,试图撇清孚临科技关系

2019-12-07 07:318554互联网未知

  11月22日,蓝鲸财经《大数据行业整顿持续,口子公司摇身一变成风控头部企业?》中报道,临鼎科技旗下贷超够花花、现金贷平台虎鲸钱包疑涉砍头息等问题。综合聚投诉此前的多条投诉信息,有用户通过够花花、虎鲸钱包借款均存在被收取数百元服务费或搭售商品费等现象,疑涉变相砍头息。同时投诉中所涉的够花花导流的平台贷点花花、舒鑫贷等均无法查询到运营主体,疑为现金贷马甲。

  其中,临鼎科技与数据公司孚临科技不仅名字相似,还通过一位同样名字中有临字的高管杨晓临串联了起来。

  此次临鼎科技工商信息变更前,原股东杭州临秩科技有限公司监事杨晓临疑同时为从事大数据风控业务的浙江孚临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孚临科技)股东。

  企查查数据显示,杨晓临共关联8家公司,除持股孚临科技0.09%股权并担任监事外,还在孚临科技全资子公司杭州浙资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及孚临科技疑关联公司杭州孚汇科技有限公司任监事。此外杨晓临分别持有深圳孚安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广州孚金融资租赁有限公司1%股权,而前述两家公司持股99%的大股东均为孚临科技CEO唐科伟。

  据最新更新的工商信息,同在11月22日,杭州临鼎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临鼎科技)发生多条工商变更,控股股东由杭州临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变更为杭州临轶科技有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变更的新股东杭州临轶科技有限公司,与其前股东杭州临秩科技有限公司(曾用名即上图所示的杭州临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名称仅一字之差,且轶与秩的字形也十分接近。更奇怪的是,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搜索,无法检索到其现股东杭州临轶科技有限公司。

  天眼查搜索临鼎科技现股东临轶科技发现,电话、邮箱、地址等基本信息均显示暂无,唯一一条情报动态为11月26日新增投资杭州临鼎科技有限公司,也并未显示其股东及主要人员等信息。

  经过此次变更,临鼎科技已经与杨晓临没有了关系,并且大数据公司孚临科技与现金贷临鼎科技表面上也已经没有了关系。

  尽管孚临科技极力撇清其与临鼎科技的关系,但据天眼查信息,孚临科技关联的商标信息中同样出现借个芝麻、够花贝两个疑涉现金贷业务的商标。聚投诉官网显示,借个芝麻同样因砍头息等屡被投诉,其运营主体深圳市烈照阳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烈照阳金服)疑为孚临科技关联公司。

  天眼查信息显示,烈照阳金服与孚临科技及其关联公司在知识产权及工商信息中存在诸多巧合。

  烈照阳金服关联商标中同样出现借个芝麻,其商标申请日期也与孚临科技为同一天。目前烈照阳金服关联的借个芝麻显示商标已注册,而孚临科技关联的借个芝麻显示商标无效。此外,孚临科技关联的另一个无效商标够花贝也出现在了烈照阳金服软件著作权名单中。

  工商信息方面天眼查显示,孚临科技股东及监事宋锦怡参股的杭州承巽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为苏姗,烈照阳金服监事同样名为苏姗。此前,烈照阳金服股东及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董事长等均谭彦博。

  孚临科技官网介绍显示,其创始人及核心团队皆来自蚂蚁金服、京东金融、美国花旗等海内外一线金融和互联网公司,已完成数千万美元,估值一亿美金的B轮融资。据公开信息,孚临科技分别在2018年3月获得源码资本千万级天使轮投资,2019年5月获得源码资本、蓝驰创投数千万人民币A轮投资。

  目前网络上的大量投诉并未指向临鼎科技从事714高炮,但是其所涉及的搭售服务费或商品费的现象也并非首次出现,且符合违规现金贷的特征。

  今年315晚会中714高炮被曝光,其中提及的部分平台同样存在必须购买廉价物品之后才能借款等现象,疑涉砍头息。

  而早在2018年,互金整治办下发的《关于提请对部分现金贷平台加强监管的函》中便已提及部分平台通过强行搭售会员服务和商品变相抬高利率等手段逃避监管,变相开展现金贷业务,坑害金融消费者。互金整治办提请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办在现金贷专项整治工作中对上述乱象进行清理整顿。

Copyright © 2002-2013 Copyright © 2012-2018 www.guoyo.com.cn 中国涡阳网_涡阳新闻权威门户 版权所有备案号:京ICP备12027690号-1  
服务邮箱:cf70027614@163.com